1. <tt id="ifovh"></tt>

      <tt id="ifovh"><noscript id="ifovh"></noscript></tt>
      <cite id="ifovh"><noscript id="ifovh"></noscript></cite>
      <rt id="ifovh"></rt>
      <rp id="ifovh"><nav id="ifovh"></nav></rp>
    2. 當前位置:首頁> 電商> 微信

      “姍姍來遲”的微信視頻號還能在短視頻戰場突圍嗎?

      2020-03-07 11:22 來源: 網絡 編輯: 等等 瀏覽(1110)人   

        微信視頻號已經內測一段時間了,在這個被認為最具顛覆內容消費領域可能性的戰場,“姍姍來遲”的微信還有機會嗎?

        要預測一場戰役的結果,我們首先需要知道當事者的戰略、戰術是怎么制定的。

        視頻號的形態已然大白于天下,所以我們還是回到原點去揣測下微信的決策過程。

        按照什么線索來展開呢?

        一般來說,用戶價值和商業價值是一個產品的一體兩面:好的產品是牢牢圍繞用戶價值展開來設計,在順其自然的地方去兼顧商業價值;壞的產品是“掩耳盜鈴”的,眼睛盯著的是商業價值,但卻要欲蓋彌彰的處處強調用戶價值。

        顯然微信是個標準意義上的好產品了,所以順著用戶價值我們就能還原微信的決策思路。

        決策的起點:視頻號的用戶價值

        關于短視頻的“消費”趨勢已經無需贅言了,市場數據已經充分證明了這一點。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作為以文字為載體的閱讀時代是一個劃時代的產品,繁榮了整個自媒體生態,但對于以視頻為載體的閱讀,微信并沒有太大作為。


      “姍姍來遲”的微信視頻號還能在短視頻戰場突圍嗎?


        這點張小龍在2020微信公開課里已經承認了,

        站長資源平臺話不多說,用產品經理的用戶需求捕捉神器“用戶故事”我們來描述下視頻號的用戶價值:

        作為:微信用戶(也即大眾用戶)

        我想要:在微信里閱讀更多的以短視頻為載體的內容

        以便于:獲得更好的閱讀體驗

        現在是個好的進入時機嗎?

        以短視頻為載體的短內容毋庸置疑是有著巨大的用戶價值的,接下來看看時機。

        當前短視頻兩巨頭抖音、快手日活都已經有好幾億,從《跨越鴻溝》書中的觀點來看,短視頻市場當前是處在“早期大眾階段”,實際上各家短視頻的主要打法都已經通過前期的摸索成型了。

        從有實力的巨頭角度來看,如果能夠發揮自己的優勢的話,跨越過鴻溝的市場很多時候是個好市場——比如蘋果ipod進入mp3領域,iphone進入智能手機領域,騰訊當年挾流量之優勢殺入網絡游戲、新聞門戶等領域,背后都是在這個階段切入的,隨后也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        當然,巨頭能否發揮優勢還需要看進入的是一個什么戰場,戰場不對優勢再強也無法發揮。

        短視頻是一個什么戰場?

        孫子兵法曰:

        哪怕微信擁有國民應用的用戶量優勢,如果冒進到“死地”的戰場的話,那也是絲毫沒有勝算的。

        抽象來看的話,當下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更像是一個雙邊網絡市場,比如類似淘寶這樣的交易市場。雙邊網絡市場的簡單定義是:存在兩類不同的用戶,供應側和需求側用戶。他們出于不同的原因加入網絡,并且為對方提供了互補性的價值。

        之所以這么說雙邊網絡市場,是因為活躍的供給者和大眾需求者之間的界限還是比較分明的。

        當然,先發者的這種網絡效應并非牢不可破,因為只要給雙邊市場用戶足夠的好處,是可以重建一個這樣的網絡的。

        比如像基于推薦算法的信息流市場,在百度的孤注一擲的猛攻下也已經擁有將近兩億的日活用戶了,它的打法就是供給端砸錢構建自己的內容生態,需求端砸錢拉新做用戶增長。

        另外可以參考的案例就是電商領域拼多多的崛起,美團殺入打車市場。

        擴展來看的話,即時通訊這樣的產品就是屬于直接網絡效應的類型——這是最強也是最簡單的一種網絡效應:增加某產品使用可直接提升產品對用戶的價值,同時網絡的價值并非線性關系,而是與連接用戶數的平方(N?)成正比關系。

        這就解釋了微信當初用戶數率先破一億時,就宣告了移動即時通訊工具戰場的終結,無論是當初的先行者米聊,還是后來挑戰者阿里來往、網易易信,都是進了死地,沒有勝利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微信視頻號的定位

        整個短視頻的價值鏈可以分為:內容生產—加工—分發

        “破壞式創新”理論之父克萊頓·克里斯坦森認為:

        通俗來說就是新產業初期適合縱向一體化來開展,隨著產業的發展適合用采用水平一體化戰略。

        這個理論與之匹配最經典的代表就是智能手機市場了:

        在國內,阿里巴巴的電商帝國就是典型的水平一體化戰略:

        反觀短視頻市場,當前的短視頻兩巨頭可以理解為就是縱向一體化的代表,自建內容生態、自建視頻加工工具、研究各種運營玩法,自己做分發。

        從商業競爭理論上來說,結合微信的優勢(海量用戶),微信短視頻更應該是聚焦于內容分發領域,加工環節則多的是選手可以做好,至于內容生產環節來說,實際上它會是站穩內容分發環節后一個“綱舉目張”的過程,這點暫時按下不表,在后邊會具體說到

        那么內容分發又該怎么定位呢?

        內容分發總的說來分為三種:中心化分發、訂閱式分發、社交化分發。

        在我的理解里,無論是傳統的新聞門戶、還是現在的機器算法分發都是屬于中心化分發方式——因為你看到的都取決于一個“中心”給你挑選的,區別只是那個“中心”是“編輯”還是“算法”,訂閱式分發的代表就是公眾號了需要自己主動去發現主動訂閱,社交化分發就包括比如朋友圈、看一看-朋友在看等,以下從社交關系的維度對微信社交化分發做個簡單盤點(其中把人也作為一種特殊的“內容”):

        在我們已經一睹視頻號真面目答案的當下,我們現在知道了,當下視頻號的分發規則是包含了:熟人(朋友圈、微信對話)、陌生人(“發現-視頻號”入口)

        但為什么會這么設計呢?

        在我看來,這個實際上還是面對“用戶價值”目標下而做出的一種“ 規則 ”(定位)。我們簡單地把整個視頻號的用戶做個分類來看看(專業內容生產者、業余活躍內容生產者、業余觀望者):

        秉承著為大眾用戶設計的產品設計原則,我們可以做出以下推理:

        要滿足規模最大的業余觀望者(通常意義的吃瓜群眾)的需求(用戶價值),必須具備充足“好看”的內容

        具備充足“好看”的內容必須有好的內容生態

        好的內容生態必須由專業內容生產者和業余活躍內容生產者產生

        專業內容生產者和業余活躍內容生產者需要足夠多的“觀眾”

        看上去是個雞生蛋、蛋生雞的過程,這也是我們所說構建一個雙邊網絡市場的過程。

        現實中我們可以看到的案例,比如打車大戰:平臺一方面瘋狂的補貼司機端加入網絡,同時瘋狂的補貼用戶端加入,從而跨越這個雞生蛋、蛋生雞的“鴻溝”,“千團大戰”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但是現實中一個經典的“上兵伐謀”的戰役還是在于微信:

        當年在與米聊的移動IM大戰,當時雙方實際上當時戰局比較膠著,雙方的用戶都只有一千萬左右,因為都遇到了“早期采用者”和“早期大眾”這個鴻溝,微信率先拿出“附近的人”這個功能,在熟人關系的移動IM上加進了陌生社交的部分,結果一下子打開了增長引擎,率先跨越了鴻溝。

        所以對于微信而言,視頻號雖說是為彌補“公眾號”之遺憾,但顯然不能采取和其一樣的定位(訂閱式)——因為在當前抖音、快手遙遙領先的背景下,這條路是不通的,所以可以采用的仍然還是陌生社交這個大法寶。

       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視頻號的內測用戶都可以區別自己的微信號,重新起名創建自己的視頻號,視頻號會默認推薦一些內容給你,創建的內容可以發表在視頻號里,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、微信對話里。

       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,這是一個類社會化媒體的結構。

        按張小龍自己的話來說:

        實際上可以看到:公眾號、微信支付、小程序在“生產”環節的成長和繁榮,就是在微信簡單規則的指導下自然形成的;而現在“類社會化視頻媒體”這個規則即是張小龍為視頻號給出的“規則”(定位)。

        怎么打?

        戰略層面(產品定位)確定了,具體怎么打呢(戰術)?

        在我看來,在戰術層面對微信團隊過多的揣測是徒勞無功的,因為對于互聯網領域來說,只要是對的方向、對的方法,具體到戰術層面,很多時候都是根據判斷瞬息萬變的“戰局”進行“隨機應變”罷了。

        同樣還是引用克萊頓·克里斯坦森的破壞式創新理論來說,

        當前在抖音、快手的猛烈對攻下,短視頻這個產品的玩法(平均性能)已經算是超過了大眾用戶的平均期望了,也即符合上邊所說的階段。

        雖說破壞式創新理論是基于對工業時代、IT產業時代的企業興衰分析得出的結論,但是我們從微信自身的成長過程來看,微信也是遵循了這個規律。

        在支付寶稱霸第三方支付的背景下,微信支付憑借“便捷性”實現了逆襲(支付寶也可以互相發紅包,微信紅包只是引爆微信支付的一種形式,本質還是基于關系鏈進行支付操作的便捷性)

        小程序也是依靠其對原生應用的便捷性而勝出

        所以“便捷性”仍然會是后續微信團隊在推進過程的主要著力點。

        寫在最后

        寫了那么多,回到本文的主題“微信視頻號能突圍嗎?”。

        從我世俗的角度來看,我覺得是可以的——因為首先,它有需求,然后對于微信來說產品定位明確,有打法有資源。剩下的無非是在實操過程中如何“敏捷”應變了。

        但是從微信的角度來看,“突圍”也許是個偽命題。

        “以其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”, 也許微信并沒有想劍指誰或者突圍——因為作為一個國民級應用,選對了它自己的產品定位并且心無旁騖地把用戶價值做透,用戶自然會用腳投票。


      【版權與免責聲明】如發現內容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提供相關信息發郵件至 kefu@2898.com 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 本站內容除了2898站長資源平臺( www.168buting.com.cn )原創外,其它均為網友轉載內容,涉及言論、版權與本站無關。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您已輸入/300字發布

      全部評論

      在线看的性视频网站-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-成年女人喷潮免费视频